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→亦寒!!!

一寸相思一寸愁,一日不见隔三秋。相识虽短情难禁,化忧万点撒心头、、、、、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风吹杨柳待佛花,奈何风起花离枝。柳絮不愿随风舞,怎奈风过絮满天......

网易考拉推荐

「忆那河,忆那井,忆那樹,忆那园,忆那人??」  

2014-02-25 18:30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「忆那河,忆那井,忆那樹,忆那园,忆那人??」

蜿蜒小河清清井,
河边生机小菜园。
如今园消人不在,
隔河遥望忆童年……

小时候,
爸爸经常不在家,
妈妈一个人很忙!
而奶奶又从来对于家族长子的哥哥,
以及次子的我不管不问!
于是几里外的外公家,
就成了我童年的乐园。
河边有一小块深入到河里边的土地,
差不多成正方形。
正方形的中间有一大大的圆形井,
四边皆有长形青石围砌,
从上面看就基本上形成了一米见方的口子井。
井的上方有一棵高大粗壮的榆树,
春天时总是挂满串串榆钱。
撸一串在嘴里“唇齿留香”。
沿河岸依次排列的还有杨,柳,槐等树;
所以榆树开花过后就要到槐树了。
一穗穗嫩色随风飞舞;
一穗穗艳白迎阳耀眼;
抛一捧在空状似“六月飞雪”,
塞一把在嘴“满嘴清甜”……

就这样过后,
“接踵而至”的夏天也就到了。
沿井檐往岸边走大约七八米后,
就是一排小小的竹篱。
沿篱笆往左大概二三十米,
就有一小小的木柴门,
迎门是一米见宽的小路,,
路的两边花红柳绿。
红的是辣椒,
红的是西红柿,
绿的是韭菜,
绿的是黄瓜;
那紫色的~自然就是那茄子了。
除此之外里面往往还有一位满头白发,
身材高大挺直,
脸色时而威严时而慈祥的老人。
这就是我童年记忆中的外公了!
也许是(爷爷在我好小的时候就走了,没什么印象)因为奶奶不疼,
姥姥不爱的原因!
所以对于外公的疼爱,
我总是感觉很暖很暖……

那时候我总是跟在外公后面,
陪外公从井里打水挑回家;
那时候我总是跟在外公后面,
看外公从河边打水提到园里浇田;
偶尔外公摘一条嫩黄瓜让我满嘴清脆;
偶尔外公又摘一个熟透了西红柿让我满嘴酸甜……

就这样我大了,
而外公老了!
离家了!
离乡了!
离县了!
离省了!
只到那天外公离开我了……

今天又站在河的这边遥望对面!
老井依稀还在,
只是井边以及河边的树木早已经换了又换!
地依然还在,
只是篱笆已不在,
柴门已不在,
菜园已不在,
而地的主人也换了几换……

这些似乎都不重要,
毕竟是时过境迁!
但是~~那满头白发,
身材高大挺直的老人也早已不在了!
而我再也不能看到那张时而威严,
时而慈祥,
以及熟悉的脸……

河在井在人不在,
童年一去不复返。
隔河遥望忆故人,
河面薄冰心泛寒……

逆愛/風~亦寒!
「忆那河,忆那井,忆那樹,忆那园,忆那人??」 - 逆爱风→亦寒!!! - 风→亦寒!!!
 
「忆那河,忆那井,忆那樹,忆那园,忆那人??」 - 逆爱风→亦寒!!! - 风→亦寒!!!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